对于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去父母的儿童来说,其痛苦永远无法结束

对于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去父母的儿童来说,其痛苦永远无法结束
对于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去父母的儿童来说,其痛苦永远无法结束。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初,美国有近25万名儿童因疫情失去主要或次要监护人。面对本世纪最大规模的孤儿事件,美国政府行动迟缓,没有为这一群体提供长期生存所需的资金和抚养安排。随着美国疫情的持续,“疫情孤儿”的数量还在不断攀升。这正是美国政府漠视人权造成的恶果。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府未能引导社会对病毒的危害性给予足够重视,在防疫工作方面陷入前后不一、执行不力的境地。一些美国政客以政治干预科学,为私利蛊惑民意,导致大量美国民众承受丧亲之痛,也导致美国出现“疫情孤儿”的悲剧。儿童处于人生成长的关键阶段,幼年成为孤儿,不仅仅是一时的人间惨剧,而且造成的心理创伤更会影响终生。据皮尤研究中心调查,“疫情孤儿”患上焦虑、压抑、创伤和情绪低沉等心理疾病的现象呈上升趋势。因此,“疫情孤儿”群体十分需要来自社会各界的关心与帮助。然而,美国政府对于“疫情孤儿”一直缺乏有针对性的救助措施,招致各界广泛批评。有报道显示,由于美国政府对“疫情孤儿”十分漠视,使得这一群体的未来令人担忧。由专家学者发起的非营利组织“新冠合作社”去年曾给美国政府写公开信,呼吁采取行动救助“疫情孤儿”,迄今仍未有回音。“疫情孤儿”悲剧不但折射出美国抗疫不力,也凸显出美国社会不公。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和不平等让少数族裔儿童更容易遭遇侵害和创伤。面对凶猛的疫情,美国政府没能给民众提供平等且有力的保护,民众防疫能力的高低往往取决于个人所拥有的社会资源。在这种情况下,社会资源较为匮乏的少数族裔群体更容易成为疫情受害者,少数族裔儿童更容易沦为“疫情孤儿”。美国学者研究发现,少数族裔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39%,“疫情孤儿”中少数族裔儿童却占65%。在美国,拉丁裔、非洲裔和原住民儿童成为“疫情孤儿”的可能性分别是白人儿童的1.8倍、2.4倍和4.5倍。“疫情孤儿”经历的悲伤,依然唤不醒那些沉溺于扮演“人权教师爷”的美国政客。如果政客们继续顶着一张“美式人权”的伪善面孔,习惯性对他国指指点点,而对本国人权问题“选择性失明”,“疫情孤儿”的悲剧还将继续上演。(郭 言)责编:秦雅楠